都市小說 穿回七零我靠玄學發家致富笔趣-第九百一十四章 意外見父母閲讀

穿回七零我靠玄學發家致富
小說推薦穿回七零我靠玄學發家致富穿回七零我靠玄学发家致富
霍斯年停下车的时候,嘉耘已经完全清醒了,刚才她没醒的时候,迷迷糊糊的跟平时精明干练一点儿也不一样。
有点可爱,霍斯年暗戳戳的想。
傾世瓊王妃 夢境橋
只是看到了风景以后,就来不及感叹了。因为这边的风景实在是太好了。两个人把行李拿下来,今晚上要在这过夜,泡温泉。
“我们先去我家的房子,我爸妈应该到了。先去打个招呼。”
姨妈只说今天是小型聚会,可别是全家都来了,那样真的很社死。嘉耘心里腹诽。
霍斯年准备了一下,第一印象很重要,自己得注意,他收拾了一下自己,觉得应该没啥问题,跟着嘉耘往最里边的一栋别墅走去。
嘉耘推开门走进去,咦?没人吗?只好往里走走,一般爸妈喜欢在花园呆着。两个人走进花园,才听到了几个人在说话。
“妈?姨妈?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有客人啊!”嘉耘看到了客厅里没别人,只有姨妈姨夫,自己爸妈还有另外一对夫妻。
“妈?”霍斯年看到了自己妈,感觉有点玄幻,昨天晚上爸妈就不在家,原来在这……
“哎呦,这就是嘉耘吧?长得是真好,跟傅焱你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霍母完全没理自己儿子,站起身就冲着嘉耘去了。
白墨宸看着霍斯年也是一脸的打量,嗯,小伙子人还行。只有傅焱挑眉,看来自己闺女不愁嫁了。正缘出现了!~
“这就是斯年吧?果然一表人才,你们两口子好福气!”傅淼打破了尴尬,拉着霍斯年说起话来。
霍斯年只是略微有点懵,没多大会儿就反应过来了。他偷看了嘉耘一眼,她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爸妈也来了。
嘉耘被霍母拉着问这问那,她内心觉得十分尴尬。这是啥情况?本来还以为是霍斯年的考验,没想到自己这一头。
半天的功夫,傅焱才把闺女解救了出来,这次霍家是来谈合作的,主要是火苗手机的拓展项目还有海外代理这一块。
生意谈的八九不离十了,傅焱和白墨宸也考察了霍家夫妻的人品,算是比较满意的。
嘉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中午饭的时间,是度假村送来的,这边别人上不来,但是饭能上来。
除了霍家夫妻的凝视,总之来说是愉快的一天。晚上的时候霍家一家三口住了一栋别墅,嘉耘自然是跟爸妈住。
“闺女,看中了?”白墨宸没跟傅焱沟通过,还以为女儿看中了人家了。
“还行吧。”嘉耘有点慌,她看了一眼傅焱,自己妈妈没看她,正专心致志的喝茶。
“啥叫还行?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总有个准数吧?”白墨宸有点不解,现在年轻人还能将就?
“就是,想相处一下再看,毕竟是我上司兼合伙人。贸然的分手,以后没法合作。”嘉耘也觉得,顺其自然比较好。
至少现在,自己是不讨厌这个人的,隐隐约约的还有期待感。
神医世子妃 小说
“好了,该睡觉了。昨晚上我就没睡好。嘉耘,明早我就跟你爸一起下山,你跟霍斯年好好玩。地主之谊还是要尽的。”
白墨宸还想问,被老婆打断了话头,听完他有点纳闷,不是说明下午再回去?傅焱看了他一眼,他也没说话。
“那好吧,爸妈。嘉康跟妙妙的事儿定了?”前不久两个人见了家长,嘉耘是知道的。
“定下了,今年不办了,明年开春直接订婚之后结婚。”白墨宸点点头,娶儿媳妇跟嫁闺女可不是一个心情。
不过自己闺女也大了,再不嫁出去也有点晚了。若是两个人接触的可以,婚事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这边一家三口平和的很,那边霍斯年一直在试图,让自己妈冷静下来。
“斯年,你说说你,这么好的姑娘在身边,现在才行动。要是嘉耘一进你公司,你就追她,这会儿你们的孩子岂不是都能打酱油了?”
霍母一直在碎碎念,大体意思就是嫌弃儿子动手慢了。这样的好姑娘,也就是人家条件高。要不然能便宜自己儿子吗?
“妈。我跟您约法三章,以后见到嘉耘不要太热情,别吓着她!你儿子还没追上呢!”霍斯年对自己妈的热情,服气的很。
“啥?都见家长了你还没搞定?”霍父本来是在看戏的,没想到儿子这么没用。
“本来我俩相亲也没几天啊,放心,你们不掺和我肯定行的。”霍斯年其实也没底,但是他觉得要是让妈妈继续掺和,自己说不准难度会增加。
霍家两口子都服气了,霍父私下跟霍母说,儿子就是不随他,当年自己追求老婆的时候,三板斧扔出去就搞定了。
“我看啊,还是得我出马。下周我跟傅淼约好了,定制工作室那边有了新货。那工作室是嘉耘和乐怡一起开的,我想想办法。”
霍母为了儿子简直惆怅,一点儿没有乃父乃母之风啊!
霍斯年睡不着,就在别墅的院子里转悠,自己到底怎么办呢?潜移默化好像有点不好使,自己跟嘉耘一起工作好几年了,也没啥发展。
烦恼到半夜,终于霍斯年有了办法,他决定直给。嘉耘是个干脆的人,她估计也不喜欢黏黏糊糊的。
打定了主意,导致他半夜才睡下,第二天一早醒的很晚。
霍斯年起床的时候,嘉耘已经在山上跑完步了。他才姗姗来迟的。
“昨晚睡得好吗?”嘉耘一身运动衣,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挺好的,这边空气不错的。我都想在这边购房了。”霍斯年想到昨晚自己下定的决心,这句话暗示意味很重了。
“这里边一共十几栋,都是有主的,那边那栋是我的。不过我来都是跟我爸妈一起住。”嘉耘指着那边的房子说道。
霍斯年往那边看去,确实环境不错,青山滴翠,山里边的空气也好。
“看来买是不行了,我只能是努努力了。”霍斯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嘉耘说。
嘉耘听懂了他的意思,这人睡了一觉,是开窍了?不禁有点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