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曼陀羅旅人 txt-第五十八掌 坦白閲讀

曼陀羅旅人
小說推薦曼陀羅旅人曼陀罗旅人
在藤原喝酒的时候,另一边,达裘拉正和辛迪亚在街上闲逛,辛迪亚现在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灵体状态,这个状态下她的可见实体存在于尘世空间与其它任何一个已知空间的夹缝中,这就使得她能凭借自主意识和魔力影响尘世,而尘世的人却看不到她。
当然对达裘拉来说是可以看得到的,毕竟是被双生连接在一起的两个灵魂,另外,她的知更鸟是能让他看到那个夹缝中的存在的,虽说有的时候也会看到一些不怎么好的东西。不过她也不需要担心,对一般人来说那肯定是很危险的,但辛迪亚会帮她挡下来。
凌寒嘆獨孤 小說
“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一个接着一个没完没了的,为什么到处都是?”
小说
“那些东西是与我现在处于同一空间夹缝中的残渣,大多数是亡魂消散破碎后残余下来的怨念,执念之类的东西。这些残渣中也有一小部分是被原主人剥离丢弃的废弃物或者谁弄丢的什么。对了,你以前弄丢的感情也一定以这样的状态存在过。”
聊着聊着,辛迪亚突然双手一挥,凭空召唤出来一对环刀猛地扔出去,那两把圆环状的刀旋转呼啸着飞出去,在发出蓝紫色光线的同时击穿了迎面跑过来的一只体型非常巨大且异样的残渣,仅仅一击那只残渣就被彻底抹除化作魔力消散掉了。
“诶?我弄丢的感情也会以那样的状态存在吗?”
“会的,那些就像是原主人的一个分身一样,浑身缠绕着不祥的气息,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影响着这个世界。她一定会是一个和你相像但是非常恐怖的样子,手上也一定已经沾了人命了。嘛,估计那家伙现在早就被你找回来了,只是你自己没察觉。”
“人命倒无所谓,我手上的血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只是对那些有挺重的好奇心。你是怎么杀掉那些东西的?我的所有攻击都碰不到诶。”
sunshine in my heart
“你当然碰不到,刚刚解释过了,空间夹缝嘛,我曾经留下的碎片也以那样的状态浑浑噩噩得在夹缝里待过,这是我能再次进入这个夹缝的前提也是我能攻击到它们的前提。而另一点,我不是‘杀’掉它们,它们已经是死亡的东西了,无法再次杀死,我做的是‘抹除’。”
辛迪亚挥挥手将那对环绕两人飞行的环刀召唤回来,拿在手里送到达裘拉的眼前展示,那对环刀的刀刃上有着非常密集的飞花纹样,那些纹样中流动着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非常庞大的魔力,而手柄部分则是整体用完美宝玉雕刻出来的,每一个菱形的面都发着微光。
“这是我拥有的众多神器之一,是娜蕾阿姨的父亲给我的,它叫往世飞轮。”
“娜蕾的……父亲?”
“原来你更在意这件事儿吗……”见达裘拉对往世飞轮的兴趣不大,她又把这对环刀扔出去当作防御手段了:“娜蕾阿姨算是半个神之子,她的父亲是空间神萨比恩兹,关于那位大人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多少,母亲说是些非常禁忌的事情,她不能说。”
“嗯……这还真是稀奇,魔王们的双亲都是神明吗?”
“不不不,只有娜蕾阿姨的父亲是,剩下的魔王的双亲都是普通魔族,啊,伊万阿姨的双亲是人类,她是人类出身。另外我得澄清一点,我并没见过所有的魔王,也只是和初代们比较熟悉,二代们很多我都没见过。”
“说到这个……我现在连很多魔王的名字都还不知道,那些我没见过的,我也从来没在那儿听说过他们,能给我讲讲吗?”
“这个恐怕不行,你没见到过的魔王的事情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有些人是很危险的,其中有一些就像卡蕾娜那样躲在哪儿了,世界的某个角落之类的。总之如果你见到了直接去交朋友就可以,和初代们那么熟悉,和二代们交朋友也不难。”
“况且,你不是认识二代的前三位吗。”
“哎~……好吧,你不说算了。”
不知不觉达裘拉和辛迪亚边聊天边走,已经穿过北边的商业街,不小心拐进某个街角的小巷里来了,她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决定快步穿过去,然后到中心广场转转,可偏偏刚没走两步,就注意到了一间亮着灯的酒馆:“啊……”
“嗯?嗯嗯?怎么了大哥?”
达裘拉看到了刚刚从酒馆出来的藤原,还有和藤原非常相像的格斯塔,看到两个人如此相像她愣了,突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了,她甚至连表情都定格住了……
“啊哈……那么巧……正要找你去呢,那个……介绍一下,格斯塔·伊德尔,我弟弟。”
“诶?哈?”
“哦哦这就是嫂子啊,哟!你好。”
覓仙道 幻雨
这下达裘拉更愣了,眼前正在发生一些她一时间无法理解的事情,突然冒出来个人和藤原一模一样,藤原还介绍说那人是他的弟弟?那人开口就是一个“嫂子”喊出来,打招呼的方式都和藤原那么像,她现在只剩下一个想法:“这都什么跟什么?!”
“额……谁能解释解释这怎么回事儿……”
“啊哈哈……我本来想等到下一个城市的时候再说的,没想到在这儿就遇到格斯塔了,没办法只能坦白了。我其实一直知道伊戈三宫,自己家族的下落,很久以前老爸就带着整个家族加入血族了,现在改名了,就是你感兴趣的那个伊德尔。”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事儿你瞒了二十几年,想趁来洛尔斯的机会坦白澄清,结果被偶遇给打乱了计划……是吧……”
“啊哈哈哈哈……对,对……”
达裘拉弄清楚情况以后,说话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奇怪,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藤原见到她这个样子大气不敢出一个说话都结巴了。这场面谁看到都能明白,达裘拉肯定是被藤原给弄生气了,正准备“修理”藤原呢。
“额……大哥,嫂子,你们聊,老爸让我做的事儿还没处理完先走了。”说完他抱着笔记本丢下藤原撒腿就跑了:“家里见大哥!!!”
仅仅一个眨眼的功夫格斯塔就已经跑没影儿了,甚至魔力反应都找不到了,不得不说这逃跑能力真的强……现在酒馆门口,安静的巷子里,只剩下藤原和达裘拉两人在尴尬对视了,辛迪亚见这阵仗都躲回去灵魂层面空间不说话了。
“生气……了?”
“诶~怎么会呢~~回去好好解释一下,呐~”
谁也不知道达裘拉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突然换了个她平常根本不可能会用的方式说话,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走上前凑过去先是在藤原的脸上啄了一下,然后双手环抱住藤原的脖子把自己挂起来,很明显是“抱我”的意思。
于是路人们看到的只是一对恩爱的夫妻,男方公主抱抱着女方从箱子里走出来,起码在外的形象不能出纰漏,要是让某些居心叵测的家伙抓到了又该掀起来耀眼弄出事情了。
回到旅店,达裘拉二话不说先张开结界让外界不可能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然后狠狠地“修理”了藤原一顿,她倒也没下重手,揍藤原的时候手上都没有魔力,那样的拳头对藤原来说不痛不痒的,只是平常打闹的程度,不过气势可不小。
“好好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啊哈哈哈哈……”
“我其实在遇到你以前就知道伊戈三宫的动向了,当然被收养的事情都是真的没骗你。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这事儿才瞒到现在的,来之前我说要见的老朋友其实就是老爸他们……”
“嗯,你是被弄丢了?”
“差不多吧,事情挺复杂的。现在改名后伊德尔的圆月纹章家徽我也有一个的,旧时伊戈三宫的在外面虽然还有用的,但是爵位不高。”
说着藤原从外套的夹层里扯出来一个已经非常陈旧了的圆月纹章家徽,那满枚是锈蚀痕迹家徽与达裘拉之前在港口那里的图书馆看到的那个女性蕾丝帽上佩戴的一模一样。
这之后藤原解释了整整一个小时才终于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解释清楚,听完他的解释达裘拉看起来平静下来很多,但还是抱着胳膊闭着眼睛坐在那儿。她以前教训年幼爱胡闹的孩子们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的。
“嗯,早点儿说清楚不就没事儿了吗,你真是的……”
“啊哈哈哈……”
“今天晚上别给我睡那么早!”
“哎呦疼疼疼疼疼!!!来真的啊……”
达裘拉最后还是用带着魔力的拳头怼了藤原一下,害得藤原疼了好一会儿……起码事情解释清楚了。不过今天晚上藤原可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