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欲飛天踏九霄-第54章 知錯能改就是好系統!相伴

我欲飛天踏九霄
小說推薦我欲飛天踏九霄我欲飞天踏九霄
吴真将储物戒戴在左手的食指上,意念一闪,已缓缓隐去。
隐形术,这是储物戒自带的一个功能。
神识能力低于物主的人,是无法看到储物戒的。
【叮咚】
【系统提示:检测到您单独击败金丹境的敌人,能量+30、精神+50、耐力+30、魅力+0.000……】
尼煤!
这是加了多少?
怎么这么多0!
吴真直接点了关闭,骂道:“以后别给老子提示这个。”
【叮咚】
【系统提示:检测到您不喜欢数字,系统已进行了修改,请您点击查看】
嗯!
还挺贴心!
知错能改就是好系统!
吴真高兴的点击了一下。
【系统提示:检测到您单独击败金丹境的敌人,能量加三十,精神加五十,耐力加三十,魅力加零点零零零……】
我嘞个去!
这就是做出的修改?
变本加厉啊!
吴真直接设置了此类消息免打扰,关闭了系统。
他收拾了一下,准备动身前往法阵,耳边忽然听到一些动静。
猛然回头,三支离弦之箭映在瞳孔中,由远及近。
吴真毫无惧意,有刚缴获的防御符箓。
他随手抛出数张,几块护盾已挡住了全身。
金田一37岁事件簿
“嘭嘭嘭”的乱响。
三支利箭从中间断为两截,吴真的护体气盾也随之破碎。
一名女子,手挽水灵力凝结成的淡蓝色长弓,立在远处。
卫执事是玩火圈的!
这娘们玩的居然是水箭!
水火灵根,估计是一起来的!
吴真正想发问,那女子先开口了:“卫师兄的符箓都被你拿来用了。”
“看来,的确是你杀了他。”
她快步走近,秀目一凝:“想不到,你还真有两下子。”
“原来是赵师姐!”
吴真终于认出她来,竟是那位一起杀妖兽的女魔修。
“估计他们也是被妖兽追逐,才逃进这里来的。”吴真心中暗自嘀咕。
“少和我套近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赵执事眼神冷漠,在腰间一拍,取出了一条丈余长的黑色铁链。
铁链上排满了锋利的倒钩,暗光闪烁,威势压人。
吴真暗自心惊:“这应该是件宝器,而且品阶不低。”
这可怎么办?
体力虽然恢复了一些,怕也是难以招架!
更别说杀掉她了!
“赵师姐,你我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吴真故意拖延,伺机逃命。
赵执事冷哼一声:“想拖着等人救你,别做白日梦了。”
“难道你也是阴开山派来的?”吴真假装不知,继续纠缠。
“伶牙利齿,看招!”
赵执事面色一寒,铁链从手中脱落,在空中疾速旋转。
首尾的倒钩“咔嚓”连接,形成一个铁圈,朝吴真罩了下去。
链形法器变化多端,吴真暗暗警惕,持剑护身而立。
铁链飞来,血蛟剑血光大盛,剑气喷吐着一丝丝的暴戾。
吴真狠狠一挥,劈向半空罩来的铁链。
“砰”
两相撞击,飞溅起千万点的火花。
铁链上的倒钩朝内一翻,想要将血蛟剑吞噬进去。
潘菲亚传奇
“糟糕!”
吴真心中一惊:“此物想切断法剑内的神识。”
她的神魂力量不差于我!
失去血蛟剑,可就丢了依仗!
还如何自保!
吴真急忙相抗,保持与血蛟剑的神魂联系。
赵执事得意不已,抬手甩出两支水剑,劈向吴真。
危急之际,却见一枚气盾护在吴真身前。
两支水剑看似平淡无奇,穿透力却是极强,气盾怕是难以应付。
“轰……”
第一支水剑劈来,气盾便抖动不停,一丝裂纹已然浮现。
又是一声大响,第二支水剑接踵而至,气盾已轰然碎裂。
“吴兄弟,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话音传来,两个火环悬空飞出,快如一团残影。
“怎么会是卫师兄的金刚魔环?”
赵执事惊慌失措,扔出几张防御符。
吴真定睛看去,原来竟是云飞,他捡了卫执事的法器。
金刚魔环冲破了防御,径直撞向赵执事的小腹。
她身上的法袍轰然炸开,露出了一件贴身小衣。
此女身材火爆,紧身小衣包裹之下,更显得凹凸有致。
云飞却视若无睹,加注灵力,继续轰击。
然而,似乎有一股蓬勃之力,凝聚成坚硬的护盾,挡住了金刚魔环。
“铛”的一声轻响,赵执事竟是毫发无损。
“上品防御法器!”云飞惊讶道。
赵执事全力进行防御,铁链暂时失了灵力灌注。
吴真趁此机会,将血蛟剑抽回手中。
赵执事反应过来,朝铁链隔空加注一股灵力。
铁链上的钩刺全部朝外张开,向吴真劈面扫来。
吴真凌虚急避,手握血蛟剑,狠狠劈向黑色铁链。
云飞也指挥着金刚魔环,向着赵执事气势汹汹的扑了过去。
“真当我怕了你们不成?”
赵执事取出一柄长剑挥舞而出,气势非常凶猛。
云飞加大了灵力注入,金刚魔环呼啸飞舞,拖着火焰冲了过去。
赵执事的长剑,以剑柄为中心飞速旋转,舞出一团剑影。
剑影中心释放出吸力,金刚魔环逐渐迟缓,最终落地不起。
云飞新得的法器,只是稍微祭炼了一番,显不出它的威力。
吴真劈开铁链,已是虎口发麻,浑身无力。
“你们还有什么手段?”一击成功,赵执事自得一笑。
“雕虫小技,也值得你如此狂妄。”云飞不慌不忙,示意吴真退后。
他灵力流转,瞬间汇聚出一只黑色毒掌,狠狠拍向赵执事。
“砰”
赵执事只觉一股浩瀚无边的巨力袭来,身躯已倒飞出去。
她贴身的小衣寸寸破碎,露出了一层透明的薄纱。
薄纱之下,皮肤白皙丝滑,隐约的春色使人心神一荡。
不过,云飞似乎毫不在意。
淫乱・痴女JKに満员电车で逆痴汉されたあとホテルで性玩具にされた
这家伙是男人吗?
该不会是个公公吧?
难道他炼了林震南长老的葵花神功?!
吴真退在一旁,心中暗思。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小说
云飞看向透明薄纱,隐隐散发着荧光,原来这才是一件上品防御法器。
正是这件宝物,卸去了他的部分掌力。
“噗……”
赵执事吐出一口鲜血,脸上满是惊疑之色……